血与酒

我早已不是游戏的狂热爱好者了,但仍然花了一百多个小时通关了《巫师3:狂猎》及《石之心》《血与酒》两个资料片。从去年开始,断断续续,有一搭没一搭地玩着游戏,只是在最近才努力了一下,把最后一点 《血与酒》 的任务做掉,昆特牌打完,然后干掉最终BOSS。说起来其实《巫师1》《巫师2:王国刺客》我都玩过。 《巫师1》 大概是玩了一半的剧情,知道松鼠党、烈焰蔷薇骑士团等一干人等,但没有通关。《 巫师2 》也是玩了大半的剧情。但玩得一直不投入,直到 《巫师3:狂猎》 上手。不光通关了全部剧情,还专门把原著小说《猎魔人》拿出来,一口气读了四本,当然现在全部七本都已经出版,应该也会读完。

刚开始上手 《巫师3》,我还会小心翼翼地看攻略,看如何选择才能做到最优。但毫不犹豫被“血腥男爵”的任务打脸,不管怎么样,都没有happy ending,只有战争下的不同悲剧,有些是悲剧更大,有些更小。在原著小说里,这一点尤为明显,因为小说不会给读者读档重来的机会,但里面 Geralt 所面临的选择也更加残酷,尤其在The Less Evil (译作《勿以恶小》) 这一短篇小说里 :

恶就是恶,是小,是大,还是不小不大,这些全都一样。他们区别很模糊。我不是虔诚的隐士,我这辈子所做的也并不全是善事。但如果非要在两种恶性之间做选择,我一样都不选。

Geralt of Rivia

游戏里,被一群人虐杀的受害者可能是战犯,好心解除诅咒可能导致瘟疫干掉几万人,屠杀整个村庄的猎魔人刚刚被村庄拖欠报酬,还差点被阴掉……这样的任务不一而足。

行走在威伦阴郁的配乐、不时下雨的天气,讨厌的怪物都让人感觉无比压抑。尽管 Geralt 每每强调自己是变种人,没得感情,但实际是他的感情比谁都丰富,只是不轻易表露。猎魔人以消灭怪物为生,但 Geralt 会放过情有可原的怪物,也会干掉比怪物还可怕的人类。

如果不读小说,恐怕体会不到Ciri与 Geralt 的父女之情,小说的主轴,就是两个人加Yennefer各种阴差阳错命运的交汇,互相的拯救:

命运并不存在。对我们来说,命中注定的只有死亡。命运的第二道刃是思维。第一道是我。第二道是死亡,它与我如影随形。不,我没有权利让你与死亡为邻,Ciri。

Geralt of Rivia

当然这是剧情角度, 《巫师3:狂猎》的游戏性自然也是没得说,只是本该争分夺秒的寻女儿之旅不停的为各种琐碎任务打断,也要为各种“牌局”所打断,在成为开放世界的同时,剧情的紧促感也不复存在。当然这也是“沙盒”游戏的弊端,玩家很容易陷入一个个精彩的支线任务,止最终目标而不顾。《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也是一样,玩家几乎会忘记拯救塞尔达公主这一终极目标,只是满世界乱窜进行探索。当然也没有人为了主线剧情一路直冲关底,要不也真是辜负了关卡设计师设计的各种平衡。

游戏已然通关,但小说还没读完,后面读小说想必我会听着巫师系列的OST来读,也算是沉浸式阅读。至于说剧集嘛……看了一集,处处透露着粗糙简陋的感觉,我还是不继续看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年3月27日

作者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