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大学高山团队在没有与张永振教授团队进行沟通的情况下,利用张永振教授团队共享的信息,发表科研。网上对其产生了很多争议,称涉嫌剽窃成果、抢论文。不能空谈(学术)道德,该看看法律如何看待此事。

一、相关事实

2020年1月5日复旦大学张永振教授团队率先在NCBI数据库上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数据

preview

南开大学高山老师作为通讯作者,利用张永振教授团队发布的数据在《生物信息学》刊物发表了题为《武汉2019冠状病毒基因组的生物信息学分析》的论文。

preview

二、什么权利

讨论法律问题需要按照法律的思维方式,即谁有何种权利,如果该权利被侵犯可以如何救济。

首先,张永振团队上传到NCBI数据库中的基因组数据并不属于知识产权。无论是在《民法总则》还是在正在制定的《民法典》中,数据都是与知识产权并立的一项权利。在《民法总则》第一版的草案中,一度将数据作为知识产权的客体,但在后续及正式发布的版本中,数据有了独特的定位:

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七条

但遗憾的是,数据的内涵与外延并不清晰。但毫无疑问,数据与知识产权是不同的,而张永振团队也无法依据版权、专利去主张权利(如果可以主张对新冠病毒的知识产权反而是一件可怕的事)。张永振团队的成果,属于数据中的“科学数据”:

本办法所称科学数据主要包括在自然科学、工程技术科学等领域,通过基础研究、应用研究、试验开发等产生的数据,以及通过观测监测、考察调查、检验检测等方式取得并用于科学研究活动的原始数据及其衍生数据。

——《科学数据管理办法》第二条

三、谁有权利

根据 《科学数据管理办法》第九条,科学数据的责任主体并非是数据的发现人,而是有关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和企业等法人单位(“法人单位”)。因此,张永振团队所提交新冠病毒基因数据的责任主体应当是复旦大学与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尽管规定了责任主体,但法律并未明确谁可以主张科学数据的权利,《科学数据管理办法》并没有授权也未禁止数据的“发现团队”主张权利,只是在承担违法责任时需要找法人单位。

对于政府预算自主形成的科研数据,公开是常态,新冠病毒基因数据也可能是基于官方自主而形成的:

政府预算资金资助形成的科学数据应当按照开放为常态、不开放为例外的原则,由主管部门组织编制科学数据资源目录,有关目录和数据应及时接入国家数据共享交换平台,面向社会和相关部门开放共享,畅通科学数据军民共享渠道。国家法律法规有特殊规定的除外。

——《科学数据管理办法》第十九条

四、能不能用

另外一个关键的问题是高山团队能不能用?《科学数据管理办法》以数据开放为原则,并未对数据的使用进行过多的限制,只是要求使用者应遵守知识产权相关规定,在论文发表等工作中注明所使用和参考引用的科学数据。在《武汉2019冠状病毒基因组的生物信息学分析》的致谢中,对张永振团队表达了感谢:

preview

除此以外,《科学数据管理办法》还要求防灾减灾研究等需要使用科学数据的,法人单位应当无偿提供;确需收费的,应按照规定程序和非营利原则制定合理的收费标准,向社会公布并接受监督。

值得一提的,是张永振团队选择公开数据的NCBI平台,国家生物技术信息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Biotechnology Information)是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的一部分。NCBI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的贝塞斯达,建立于1988年。NCBI设置有与生物技术和生物医学相关的一系列数据库,是生物信息学工具和服务的重要资源。主要数据库包括DNA序列GenBank,和生物医学文献书目数据库PubMed。NCBI是世界上最主要的基因库之一,张永振团队将数据上传到NCBI无疑有助于全世界科学家加速新冠病毒的研究。NCBI平台的政策非常清楚,对数据的使用没有任何限制

Databases of molecular data on the NCBI Web site include such examples as nucleotide sequences (GenBank), protein sequences, macromolecular structures, molecular variation, gene expression, and mapping data. They are designed to provide and encourage access within the scientific community to sources of current and comprehensive information. Therefore, NCBI itself places no restrictions on the use or distribution of the data contained therein. Nor do we accept data when the submitter has requested restrictions on reuse or redistribution. However, some submitters of the original data (or the country of origin of such data) may claim patent, copyright, or other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in all or a portion of the data (that has been submitted). NCBI is not in a position to assess the validity of such claims and since there is no transfer of rights from submitters to NCBI, NCBI has no rights to transfer to a third party. Therefore, NCBI cannot provide comment or unrestricted permission concerning the use, copying, or distribution of the information contained in the molecular databases.

NCBI Website and Data Usage Policies and Disclaimers

五、超越经济利益的数据之争

当各行各业纷纷将数据视为能源,科研、科技成果转化之路也需要及时更新手中的路线图,将数据的权利、边界也进行标注。科学数据无疑是科研中最有价值的部分之一,是科技成果转化的关键。

在互联网巨头纷纷选择通过诉讼扩大数据边界之时,需要对数据之争保持足够的注意,当《反不正当竞争法》不再适用,抛开商业考量,或许更有助于我们找到数据权利的真谛。

最后修改日期:2020年3月2日

作者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