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保护是发展最快的法律领域之一。哪怕是不考虑中美贸易谈判中的知识产权与国内法律的修订、司法解释的制定,不断涌现的新问题、不断变化的内外环境也让版权保护的技术、制度、用途不断更新迭代。

如果把版权保护的流程抽象出来,大概会有以下几个流程:(1)确权;(2)找到侵权内容;(3)“消灭”侵权内容。这里面没有一个是轻松的环节。就确权方面,专利、商标还好,毕竟涉及到有登记制度的支持,但版权却是一个大的问题,创作完成即获得知识产权,所以更先进的确权技术被引入。发现侵权内容从来都不是一项轻松的工作,尤其是版权领域“洗稿”的出现更是给侵权识别带来了挑战。“消灭”侵权内容更是如此,除了法院以外,平台在“避风港原则”下也需要承担越来越多地纠纷解决职能。

在版权保护的流程中,逐渐呈现出几个趋势:技术在确权、识别侵权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平台在版权保护方面的措施越发激进,甚至会创设规则;版权的影响力,已经投射到意想不到的领域。

一、“技术控”

为了保护版权,各种先进的技术被广泛部署。法院首当其冲,是版权保护领域创新的弄潮儿。杭州互联网法院的智能证据分析系统可以对文章、图片、视频是否相似进行比对,并且会给出重复比,以及判断是否疑似侵权。这其中当然会有很大争议,比如重复率到多少算是侵权,50%吗?或是更低,但法院对于技术的探索远不是查重软件这么简单。北京互联网法院推出天平链电子证据区块链平台,直接对接版权确权、到诉讼的一条龙工作。但问题在于,不同法院的区块链存证平台能互联吗,还是要根据法院来选择存证平台?

视觉中国的“鹰眼系统”也随着黑洞照片事件也被放到聚光灯下。据传鹰眼系统利用自动全网爬虫、自动图像比对、授权比对自动生成报告等方式,自动处理大量以上的数据,追踪并提供授权管理分析、在线侵权证据保全等一站式的版权保护服务。北京汉华易美图片有限公司(视觉中国)与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及北邮合作开发的“互联网图片深度标引及侵权追踪技术研究”在2018年还获得过北京市科委第四季度项目(课题)验收通过

迫于“避风港”原则所带来的压力,互联网巨头们在版权保护的技术领域当然也不甘落后,阿里设立了“原创项目保护平台”,对首发创意方案与短视频进行保护,承担了一部分登记机关的职能。根据《2018阿里巴巴知识产权保护年度报告》,2018 年阿里巴巴在原有的商品大脑、假货甄别模型、图像识别算法、语义识别算法、商品知识库、实时拦截体系、生物实人认证、抽检模型、政企协同平台等打假黑科技基础上,开创性地将语义情感分析、商家全景视图、直播防控体系等新技术应用于知识产权保护,将可疑商品、可疑商家拒之门外。另外,阿里也推出“图书版权保护计划”,基于出版社提供的书号、销售渠道、最低定价等信息,平台可使用数据管控模型进行全自动线上防控,让盗版链接一经发布就被删除

对网络空间内的版权维权来说,各类网络工具就像是洛阳铲一样,能够在案件挖掘出藏在汹涌流量下的真相。,在乐动卓越诉阿里云侵犯著作权案中,涉及到确定运行App平台的问题。乐动卓越一方法律团队使用Wireshark这款软用于抓取网络数据,确定数据来源。乐动卓越通过在计算机上使用Wireshark,获取并记录手机端App访问服务器的IP地址,并将IP地址进行百度搜索,从而发现该IP地址属于阿里云,确定阿里云与本案的连接点。而更早的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第45号指导性案例里,百度公司即通过Wireshark的运用,发现在青岛地区劫持其流量的是联通公司。另外,在北京焦点互动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诉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中,侵权告知函中就记载了涉案作品的MD5、SHA1和CRC32值,可谓是对网盘的数据存储模式有了相当深入的了解。

二、激进的平台

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

从争议解决的数量上来看,没有法院能够比得过BAT三家,互联网平台成为了处理争议的先锋,成为解决版权侵权纠纷的第一道防线。平台需要越来越多地承担版权保护工作,甚至是互联网治理的责任。故平台不仅是在技术上采取创新措施,甚至会采取比法律法规激进地多措施和探索。所以在有些时候,律师与法务可能会对苹果、阿里的投诉规则与标准更加关注,可以突破法律的保护对版权进行保护。

传统上,版权保护的对象是表达而不是思想,创意本身并不受保护,但是互联网平台并不拘泥于传统版权法理论,开始将创意也纳入保护。根据《2019微信知识产权报告》,微信就专门将游戏的关卡设计、玩法、美术风格等创意内容进行保护。微信还引入“洗稿合议机制”,邀请部分公号原创作者参与其中,协助平台对有争议的“洗稿”内容进行合议。

如果将视野不仅局限于版权,拓展到商标(打假)领域,拼多多也在与商家在入驻协议中约定“消费者赔付金”制度,加强对售假行为的打击。福州九农贸易有限公司诉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网络服务合同纠纷甚至被选为“中国互联网司法典型案例”,肯定了互联网平台自治规则的效力。更进一步,像知乎设立的众裁机制也可能是平台解决纠纷的路径。除此以外,为了规范平台纠纷处理机制,各大平台还纷纷设立调解平台,接受官方“招安”。比如今日头条、阿里、京东、快手、腾讯都设有专门的人民调解委员会,以更具说服力的姿态解决争议。

三、版权之外

开源许可证是版权法的问题,是对软件版权的附条件的授权或许可。传统上,开源许可证所附条件多是关注能否商业使用、如何散布这类,但现在开源许可证已经触及劳动法领域。

反996许可证”是一份具有“传染性”的软件许可使用协议,要求作品的被许可人严格遵守劳动和就业相关法律、法规、规则和标准,并且不能以任何方式诱导或强迫其员工限制、削弱或放弃其所拥有的,受相关与劳动有关的法律、法规权利或补救措施。

这份许可证应该是我近年来读过的最具想象力的法律文件之一,“反 996 许可证”相当于是对劳动争议的“超维打击”。传统上,关于加班的矛盾主要是劳资双方,再加上劳动监察部门三方之间的法律关系。而劳资双方在地位上有着天然的差距,劳动监察部门监察的效果也未必尽如人意。

而“反 996 许可证”拓展了劳动关系的维度,引入了版权权利人一方加入了劳动法的关系中。开源软件的许可协议本质上是一只附条件许可,法律也并没有禁止把遵守劳动法加入到版权许可协议中去。因此,用“反 996 许可证”,至少在法律关系中加入了版权权利人,在劳资双方+官方的三方关系中又加入了版权权利人一方,而版权权利人可能会有着巨大的能量,而一旦有“维权狂魔”使用这个协议,那么对于这些“维权狂魔”百利而无一弊。“反 996 许可证”相当于是对劳动争议的“超维打击”,用其他维度的武器瞄准劳动争议。但问题在于开源软件在国内主张权利的案件极少,能否经得起司法的考验还有待观察。另外,其实如果有劳动争议,也无法直接援引该许可证主张权利。劳动者能做的,可能只是在劳动争议胜诉后,向知识产权的权利人举报。

四、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本来是想写一些知识产权保护的发展,但动笔以后发现自己视野有限,对网络空间知识产权保护的发展只观察版权与商标的一隅,还有更多值得关注的内容没能留意。但无论如何,网络空间给知识产权的演化提供了充分的土壤,就像是生物进化中,从水到陆的突破。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知识产权庭审理了大量热门的以数据为标的案件,数据最为一项权益的兴起给知识产权纠纷带来了新鲜血液,在《民法总则》征求意见时,曾一度将数据也作为知识产权的客体之一,但后来正式生效的版本中取消了这样的规定,最新的《民法典》中同样将数据单列出来。知识产权与数据的关系会成为值得探索的议题之一,二者均是无形财产的典型代表。而在法律之外,技术与平台会不断赋予知识产权新的生命力,知识产权也将超越自己,在更多领域发挥作用。

最后修改日期:2019年12月21日

作者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