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的维度与名片产品

一、名片与宣传

对于法律人来说,自己的专业知识与思维方式,既是自己的骄傲,也是软肋。“像法律人一样思考”、言必称“请求权” 是法律人的招牌,法言法语的诘屈聱牙构建了法律行业的门槛,但另一方面,如何让自己的专业能力为公众所认可,或者说将专业能力“变现”却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一言以蔽之,酒香也怕巷子深。

名片应该是最为传统的推广载体之一了,名片背后其实就是律师的自我营销,是个人品牌的一个维度。名片上印刷的工作单位与头衔,名片的纸质与设计都是考察的指标,但这些外在的因素难以准确描述法律人的水准,这当然是因为名片上的空间有限,我们无法要求名片方寸之间能够承载更多的信息。所有,现在发放名片的推广效果早已大不如前,只是出于商务礼貌大家还继续收发名片,更重要的途径是互加个微信。

二、微信即名片

在很大程度上,微信已经替代了名片的作用。通过微信,可以随时沟通,收发文件,自己的文章也可以出现在对方的朋友圈中,甚至可以共同来一把《王者荣耀》,共同杀敌以增进感情,优点简直不要太多。所以我们能够看到教律师如何打造朋友圈的套路,说不定也有如何陪客户玩好《王者荣耀》的文章被写出来,正所谓“自古深情留不住,总是套路得人心”。

但通过微信来宣传自己这壶好酒也有不足,虽然微信足够接地气也方便,但体现的专业化程度总是不足,难以胜任法律职业希望展现的专业壁垒。所以在市场上开始越来越多地涌现出“名片”服务。比如律新社的“头条名片”、无讼的“律师名片”,另外像理脉、OpenLaw这样的工具也能够起到律师名片的作用,而上海律协的“律师黄页”也能够起到同样的作用。

实际上,很多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介绍功能,已经非常完备了,比如金杜、中伦就把律师的简介与律师撰写的文章、业绩整合在一起,可以实时更新。比起在自己机构官方网站上人物介绍里的信息,来自于第三方的认证信息会更具有说服力,当然前提是第三方平台本身具有良好的口碑。

三、名片产品的崛起

如果要说竞争对手,名片类产品最大的竞争对手可能就是LinkedIn(领英)了,领英不仅具有跨行业的使用基础,更是与微信深度整合,而我们很难想象在与他人接触的时候会既发送领英的链接又发送第三方平台的名片。名片类产品要做的无非就是提供比LinkedIn更加专业和有针对性的服务。

这两年来,名片产品最重要的一个变化就是可以对一份裁判文书中的胜败情况,进而统计一个律师的胜诉率,并进一步转化为直观的可视化图标,这实在是一项了不起的突破,在无讼、Openlaw与理脉中都有体现。而随着裁判文书积累数量的不断增长,胜诉率的判断对于律师来说也将成为越来越重要的指标。而无讼的律师名片产品也终于加入了酝酿已久撒手锏——“法小淘”,自从去年云栖大会以来我就对这款产品寄以厚望。而法小淘成败的关键,就在于能否准确匹配用户的需求,包括地域、业务类型各方面的匹配。

不同的产品选择了不同的进路,除了深度上的突破,名片产品在广度上的突破同样耀眼,尤其考虑到非诉律师的工作多种多样,所需要体现的维度也是裁判文书所无法体现的。律新社的“头条名片”选择了以新闻报道为切入点,除了常见的介绍以外,法律人在新闻媒体上发表的文章,接受的采访也被纳入名片的范围,这可以弥补部分非诉律师因为缺少诉讼而导致自己的大名无法体现于裁判文书的遗憾,因为现在太多的名片产品都是聚焦于裁判文书大数据。这当然与律新社本身的媒体属性有关。

在最理想的情况下,名片应该是一个可以高度定制化的产品,不同的律师可以自行创建模块,将自己“最拿得出手”的信息优先排列,或强调学历光鲜、或强调律所底蕴深厚、或强调代理案件的胜诉率、或强调在在媒体的影响力。而平台应该做好的工作,就是核实法律工作者信息的真实性,避免成为虚假宣传的平台,这才是平台产品可以被信赖的基础。

四、名片的背后

名片平台背后是希望准确描绘律师,给律师画像甚至是评分,做到比律师自己更了解自己,这也是名片平台的核心竞争力,而客户自然会伴随着这样的竞争力而来。对于客户来说,名片平台所能够让法律服务市场变得更加清晰,构架一座能够跨越律师专业门槛的桥梁。对律师来说,则是自己执业的一面镜子,虽然这面镜子可能并不光洁,甚至会有些变形,但总是比盲人摸象要更靠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