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驱动的法律行业

一、法律与科技的绝缘

科技与法律的关系一直都是一个迷人的话题。辩证来看,科技的发展对法律不断提出新的需求,而保证科技发展又是法律的一项重要任务(只要看一下《宪法》里提到“科学”、“技术”的频率就知道了)。但对于我国的法律人来说,科技与法律的绝缘程度却是相当的高。尽管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在朋友圈里面见到了好几个法律与人工智能或是法律与科技方面的活动,满坑满谷上千人参与讨论科技与法律的关系,我也跑到杭州去参加了上海百事通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与杭州钱塘智慧城管委会主办的“2017 ‘法律+科技’领军者国际峰会”(LEGAL+)。

但实际上,法律与科技的结合实在是算不上“显学”,我们可以在各种场合听到说技术人员不懂法律、法律人不懂技术,双方无法有效沟通的抱怨不绝于耳。这似乎就是法律与科技两个行业各自高耸的门槛的体现了。

法律人关注科技,从最功利的角度解读就是科技可以带来新的法律问题,学者可以开展研究从而发论文,律师可以在新的领域获得客户。细数近几年涌现出的技术,无论是区块链(比特币)、基因测序、大数据、新能源(碳交易)法律都可以找到合适的切入点并有所作为,其中最为耀眼的,就是互联网技术了,在过去数十年间的发展无出其右,工作和生活的每一个层面都被互联网改变了。网络的厉害之处,在于它凭空创造了一个虚拟的“赛博空间”(Cyberspace),其中的规则并不是现实中的物理规则,TCP/IP这样的协议取代了万有引力,而且只要有一台智能手机,就可以在其中肆意冲浪。赛博空间的存在,让数据的积累以及大数据的处理成为可能,而大数据责让人工智能深度学习成为可能,进而才有人工智能在向我们挥手的可能。

但互联网对法律行业的重塑却异常缓慢,当像出行、餐饮、物流、零售这样的行业已经翻天覆地之时,法律行业却还在讨论互联网能不能改变法律行业这样的问题。法律行业对互联网的应用,用的最溜儿的可能就是电子邮件了,历久弥新。任何社交软件、即时通讯工具都很难彻底替代电子邮件。而随着记者这样看似不可替代的职业也开始被科技入侵之时,法律行业总算是感觉到了一些忧虑。阻碍法律行业变革的因素有很多,专业化程度高当然是其中之一,但这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可能是法律行业对保密天然的依赖。律师自然不用说,为客户保密是天然的职责;司法机关也是一样,不少司法数据还涉及国家秘密,尽管开放了裁判文书,但具体到某一领域,案件的数量仍是不足。这种现象也被称为“数据割据”,这无形间阻碍了科技对法律行业的重塑,而大数据的神奇无不是用数据喂出来的。

好在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了变革迟早要来,甚至是已经开始了,只是还未席卷到行业的每一个角落。当法律行业面临科技所带来变革,其中的从业者更是需要改变。想要在变革中生存下来,只需要比跑得最慢的人更快就可以了,但如果想要活的更好一些,就需要飞奔起来了。

二、变化中的法律行业

在朋友圈中,经常可以看到有友邻核算律师成本,说律师的时间多么值钱,再把司法考试要考多少内容搬出来云云。无论是在去年上海百事通主办的“法律人的明天”还是今年的“LEGAL+”上,萨斯金教授都用了“电钻和孔”来比喻法律服务行业,法律行业所销售的并非是自己的专业知识,而是运用专业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法律行业的竞争者并不只有同行,更有来自行业外的调整,会计师事务所、咨询公司早已入场,科技公司也早就来了。

前段时间《网络安全法》开始正式施行,法律人纷纷觉得这是一片蓝海(我也这么想,还写了篇文章),律师事务所纷纷涌入数据安全、隐私保护这个领域。但前两天,因为数据恢复的需要,我查了一下一些具备牌照的网络安全公司,震惊的发现有不少信息安全企业早已将合规作为一项解决方案(比如等级保护)向客户提供,突然间我就意识到,律师事务所相对于这些信息安全公司来说能够提供的服务实在是太有限了,数据安全的领域早已出现了IT公司的身影,律师事务所根本就没有办法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在网络安全领域难以与安全公司展开竞争。

之前写过一篇题为《BAT律师事务所》的文章,讨论BAT这样的科技巨头会如何切入法律行业。现在看来之前想的还是太简单、太幼稚。BAT已经来了。看看腾讯开放平台上的法律服务、百度律师中的玲琅满目的平台、阿里钉钉上接入的无讼法务,科技行业在法律市场上早已不是吴下阿蒙。而在此次LEGAL+活动上让我印象最深的一个问题是:谁是当今最主流的法律知识供应商?并不是律师事务所,而是维基百科、百度百科这样的网站。即便我自诩为法律专业人员,百度百科仍然是我了解未知法律概念的最为便捷(不敢说准确)的渠道。再看看百度与阿里两家参与建设的智慧法院,就知道这些科技巨头在未来会有多少的话语权。

其他行业对法律的冲击是迫在眉睫的。金融行业可以决定你接的这个案子能不能获得诉讼融资,保险行业可以决定你律师职业保险的费率,搜索引擎决定你的下一个客户来自于何处(莆田系律师?),司法大数据公司告诉你手头的著作权侵权案件在哪里起诉胜诉概率更高。法律知识的供应从来都没有被法律行业垄断过,法律问题有时候还会面对来自更高维度的解决方案(看过《三体》都知道这个理念)。法律行业如果不主动谋求变革,那行业的道路只能够越走越窄。

三、名为人工智能的稻草

如果说其他技术尚不足以让法律行业忧虑的话,那么人工智能就是压垮法律从业者的最后一根稻草,至少有部分律师是这么认为的。参加了两天的“法律+科技”峰会(LEGAL+),感觉所有人都在谈论着人工智能的问题。而刚好在不久前国务院发布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通知》,俨然成为了显学。而律师事务所部署机器人的也不在少数,就连《法律科学》也在最近组织了一期人工智能与法律方面的专题。

似乎是受科幻小说的影响,大家对人工智能有些期待过高了,一谈到人工智能就感觉自己从事的法律工作就要被取代了一样。虽然不能说可以高枕无忧,但人工智能在法律行业要大显身手还尚需循序渐进,需要翻越保密义务、计时工作制、专业门槛等多重大山。回忆一下,所有的法律人会在进入行业伊始都是幼稚、简单的,都是从菜鸟阶段起步,逐步积累知识和经验,法律人工智能也会如此,哪怕在一开始只是人工智障罢了。

目前,法律业对人工智能运用中,最为接近人们想象中人工智能的产品就是聊天机器人了。聊天机器人所模拟的一问一答,实际上是就是一种最朴素的法律服务。
简单来说,是以问答的形式解决法律问题,比如法狗狗、推之、小法博就是这个思路的产物。聊天机器人的关键在于对答案的预设,这要求机器人只能够专注于某一特定的领域,进行深挖,并且需要强大的自然语言处理能力,以理解用户可能问出的各种神奇问题。更重要的是,聊天机器人需要有完善的决策树来进行支撑,引导用户找到正确的答案。而流通机器人背后的知识库,就是对法律的解读,将法规条文拆解、组合后的产物。

因为用户的反馈可能会毫无章法,稍有差池,聊天机器人就可能成为人工智障(也可是不屑于与人类交流)。对于一款提供法律意见的人工智能,没有什么比获得用户的信任更为重要的了,一点点失误就会给用户留下深刻印象,所以这类产品在完善测试前最好不要轻易推出,也不应指望产品的快速迭代。

在法律行业中,人工智能在开始阶段一定是去做一些重复性高,无需复杂思考的工作开始被程序所替代,这时法律工作者会感觉到人工智能让自己的工作效率更高了,而随着数据的不断积累,机器所能够做的工作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实际上很多律师OA平台(比如阿尔法与法蝉)的思路就是这样,看看这些平台用户协议中对数据利用就知道了(不看也知道)。另外,像文件组装,文件审阅,流程管理这样的技术,或许距离我们对人工智能的想象还有些遥远,但可能会对法律行业带来更具实效的帮助。而且,这样的工具有助于帮助法律业实现从手工作坊到现代化流水线的升级,这才是当务之急。

四、穷则思变

穷则思变的道理大家都懂。但问题是怎么改变,怎么适应。顺应潮流,努力采购新的法律科技产品,流程化自己的工作……这些当然很好。但为什么不更深程度参与到这个变革中去呢。

我总是建议学习编程,至少是通过编程了解一些计算机原理与网络的结构。学习编程就和中学时学习物理化学做实验一样,让我们对自己所处的世界有更加清楚、直观的认识。花一天时间学习编程,收获抵得上花十天时间看互联网趋势的书籍。想要人工智能?试着自己做一个聊天机器人,IBM Watson的Conersation提供了非常简便的搭建聊天机器人的方法,甚至都用不到写代码,实在不行仔细体验一下微信公众号的自动回复也好,更不用提国内众多的聊天机器人平台可供搭建。想要自动抓取不提供RSS订阅的网页信息?看得懂HTML就可以用feed43实现。

承蒙我实习所在律所的合伙人不嫌弃我进度缓慢,允许我用IBM Watson的Conersation搭建了一个尚处于测试阶段的聊天机器人,用以判断厂家属于哪一类《网络安全法》的主体,这实在是一项非常有趣的体验,让我对人工智能可以做的事情有了许多有趣的看法,知道这样的产品痛点、难点在何处。

法律服务的不断前置是科技为法律行业所带来的变革趋势,通过对产品的设计来减少法律风险将会成为一项重要的工作。法律从业者都是避免争议、解决争议的专家,如果能够把产品的法律隐患消灭于萌芽阶段,那就真的是像神医扁鹊的大哥一样厉害了。通过设计来减少法律风险,并不是什么新的概念,就和我们加高院子的围墙来防止窃贼一样,只是这样的设计会在网络空间中越来越常见。

举个例子,随着明年5月欧盟GDPR的施行以及我国《网络安全法》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对用户数据的收集将越来越严格,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环是获取用户同意,普遍做法是在用户注册时所点击的用户协议中加入有关条款。但问题是用户协议因为缺少用户的意思表示在不少的诉讼中并不被认可,如果法律工作者不懂设计,那么在与UI设计师的交流时只能是鸡同鸭讲。而如何构建一份不会吓跑用户,又有法律效力的用户协议,是需要多方共同参与完成的工作。而随着像“可编程合同”、区块链这样的技术走上舞台,法律服务不可避免会与其他行业深度融合,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实现“LEGAL+”,让法律来给其他行业赋能。

驱动法律行业发展、变革的力量有很多。权力可以驱动法律行业,比如号称“上面有人”的律师曾风行一时。金钱也可以驱动法律行业,比如IPO业务让律师们跟在投行、会计事务所后面赚得盆满钵满。科技也可以,技术会创造新的法律服务领域,也会成为法律行业升级的加速器。法律与科技虽然长期绝缘,但双方一旦碰撞就会有机会让双方擦出更为璀璨的火花。

五年后、十年后,我们或许会惊讶于今天的法律行业竟然是如此原始,百废待兴。面对变革,有人冥顽不化,有人充满幻想,这恐怕才是法律科技黄金时代最好的写照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