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律师平台助力律师违反《律师法》

新闻:浙江某律师根据某“律师合作”平台上的信息,先后11次接受其他律师的委托,查询了21名有关人员的人口信息,收取费用2000元,未经律师事务所收案登记,未签订委托代理合同。该律师被杭州市司法局给予停止执业5个月,没收违法所得2000元的处罚

一、无法忽视的《律师法

律师业与医疗业一样,因为专业知识的门槛(或者其他原因)有着自己的政策壁垒。这层壁垒一方面限制了非律师提供法律服务(如阅卷、参与庭审、会见当事人的权利属于律师的特权),另一方面壁垒也对律师本身的执业有所限制。根据《律师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 律师承办业务,由律师事务所统一接受委托,与委托人签订书面委托合同,按照国家规定统一收取费用并如实入账。……”

这条法律断绝了法律服务平台直接找律师个人(个人律所除外)来提供法律服务的可能性,当然律师也无法以非律师的身份提供法律服务,因为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律师执业行为规范》中规定了“律师在执业期间不得以非律师身份从事法律服务”。

根据《律师法》,律师提供法律服务只能由律师所在的律师事务所与在线法律服务平台的用户签订协议,再指派相应的律师来提供服务。以上这些法律服务平台如果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或架构设计,那么为其提供法律服务的律师就需要面对来自律协或司法行政部门处罚的风险。如果希望规避此类风险,最符合法律规定的方法当然每项法律服务均由律师与用户通过律所来签订书面委托合同。 但这样的方法无疑是费时费力,不具备可操作性,并且会把互联网法律服务的所有优点全部抹除。

二、解决方案

在现行《律师法》所确定的框架下,法律服务平台可以与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合同,法律服务平台以委托人的身份,将用户的法律问题交给律师事务所指派的律师。在这个过程中,法律服务平台的用户与律师不产生直接法律关系。

这样的解决方案,也不是全然没有隐患。律师的各项义务(如保密义务)与职业道德,都是相对于委托人(这里是法律服务平台)而言的,也就是说律师对于法律服务平台的用户没有直接的义务,这样显然不利于用户合法权益的维护。因此,有必要在委托合同中特别规定律师在从事各项在线法律业务时应按照对待当事人的标准维护用户的各项权益,保守用户的秘密。当然各个律所都是这方面的专家,无需我赘言了。

三、从Uber到“共享律师

不严格地说起来,法律服务平台也是共享经济的一种,与Uber、滴滴、Airbnb一样,都在是以“颠覆式创新”为模式,从违反行业门槛的法规开始,寻求突破,倒逼法律体系的升级。

与出行、住宿不同,在线法律服务平台是低频事物,倒逼的力量远不及其他颠覆力量那么强大。所以,在线法律服务平台在向用户提供律师服务时,应清楚地介绍提供服务律师的信息。并且在《律师法》与相关执业规范没有考虑律师直接参与在线法律服务的情况下,在线法律服务平台只能与律师事务所,而不是律师个人进行合作。在合作时,需要留意用户个人信息的保密及用户权益维护。

长远来看,如果《律师法》或相关执业规范能够将律师参与在线法律服务平台考虑进行进去,无疑可以减少很多麻烦。但在此之前还请遵守法律,尤其是对律师而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