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系统保卫战

豆瓣的评分闹得满城风雨,无论是豆瓣上《流浪地球》的评分还是各App商店里豆瓣的评分,都一时成了焦点。“豆瓣评分”早已作为商标进行保护,现在看来还有可能拥有一个新的保护维度。

前几天看到一个颇为有趣的案子,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诉杜某等网络侵权责任纠纷案。

  • 案号:(2018)苏0684民初5030号
  • 审理法院:江苏省海门市人民法院
  • 案由:网络侵权责任纠纷
  • 原告: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
  • 被告:杜某、邱某某、张某某
  • 裁判日期:2019年1月17日
  • 裁判结果:被告杜某、邱某某、张某某分别赔偿原告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10001元、6000元、4000元。

一、案件事实

2017年4月,杜某等3人共谋利用恶意差评在淘宝上敲诈商家。3人分工明确,杜某挑选店铺和商品,然后将链接发给邱某。邱某购买收货后,直接给差评,待商家联系她后,她就将杜某的联系方式推给商家。此后,杜某与商家讨价还价,要求商家要么“花钱消灾”,要么“我让更多的人来给你差评”。邱某见有利可图,便拉着弟媳张某一起做。落网前,3人敲诈勒索了多个商家,每笔获利600至8800元不等,共计2万余元。阿里巴巴安全部接到商家举报后,协助警方侦破此案。同年11月,海门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杜某等3人缓刑,并处罚金。

二、另辟蹊径的诉讼请求

杜某等3人受到刑罚后,淘宝公司以恶意评价涉嫌侵权为由,将三人诉至海门法院。

案件有意思的地方在于,淘宝起诉三被告,是基于“三被告的这种虚假的评价数据对原告评价系统中多年来基于真实的消费而形成的评价数据构成了污染。这种侵害数据信息的行为构成了侵权,侵害了评价数据的完整性和真实性。”

通常来说,这类案件更常规的思路是以法人名誉权受损提起诉讼(法院也指出了这一点),淘宝选择以侵犯数据完整性与真实性为由进行诉讼,感觉是希望通过本案制造典型案例。毕竟淘宝的评分系统也是“价值连城”。

目前,我国法律对数据的保护没有太多规定。在《民法总则》里面仅规定“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第127条)大多数围绕着数据的纠纷还是通过《反不正当竞争法》解决。

三、法院观点

案件里,法院创造性地对“数据”进行了定义:“数据是指具有可分析性、可统计性、有使用价值的信息的总和,不仅包括原生数据,即计算机直接产生的数据,也包括这些数据被记录,储存,编辑,计算后形成的具有使用价值的衍生数据,淘宝网评价系统即在此列。”根据法院的观点,不仅是淘宝具体某一商品的评分属于数据,整个“评价系统”都属于数据,这一观点极大的拓展了数据的外延。甚至可以说是“改变游戏规则”的一个判决。

更进一步,法院认为“三被告以敲诈为目的的对商家进行恶意差评,客观造成淘宝平台上相关数据不真实,直接影响并破坏了其构建的信用评价体系,亦即损害了淘宝公司的合法权益,三被告的行为显然存在过错。”即恶意评价可以被认为是一种侵犯数据权益的行为,恶意评价破坏了数据的真实性和完整性。

当然法院的观点也不是没有瑕疵,比如法院认为“数据作为一种特殊类型的物,在大数据、云计算,数据革命带来的年代,应该得到法律的保护。”根据物权法定的原则,数据不应当被视为一种特殊的物,而且也没有必要被视为特殊的物,数据本身即因为所具有的权益而应当被受到保护。

四、芝麻开门

这个案件的重要性在于:豆瓣的评价系统,大众点评的评分系统,饿了么的评价系统……都可以被认为是数据的范畴,而且保护的范围也不止是分数,还有评价内容。传统上,对评价内容的保护一般通过版权法或竞争法来保护,比如恶意抓取数据的行为。海门法院的判决提供了一条崭新的进路——通过“数据”来保护自己评价系统。

如果思路再宽广一些,突破评价系统的范畴,数据能延展的边界不可限量。可以说所有互联网上的内容都可以被认为是数据,进而得到数据层面的保护。但更关键的问题在于,数据保护的是什么,是保密性、完整性与可用性吗?可能吧,但无论如何,以数据为切入角度,将给很多纠纷带来新的解决思路,就像是“芝麻开门”这句咒语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