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不知所云

Ugly Delicious

看到土摩托老师推荐Ugly Delicious这个纪录片,所以从B站找了看,发现实在是太有趣了。无论是主持人还是剪辑,制造冲突能力实在是一绝。完全不同于《舌尖上的中国》将故事, Ugly Delicious 直接把食物是否正宗的争论摆上前台。主持人不断地挑衅,剪辑也会把不同观点拼到一起交锋。

一边是正统的意大利披萨,一边是创新的纽约披萨。但真正重要的是好吃,所谓正统并没那么重要。尤其中餐里面正统之争,马前卒的一篇文章里面提到过,中国大部分饮食传统都不过100年。当然介绍里面要么是乾隆下江南,要么是慈溪逃难。

食物的意义在于打破隔阂,而全球化让这种隔阂更容易被打破,我们吃到某一地饮食的机会比去某一地履行的概率大得多。

饮食同样可以塑造身份认同,比如四川人吃辣、吃火锅,但火锅的历史远没有那么久远。

食物总有其背后的含义,在美国,西瓜、炸鸡与黑人历史被绑定在一起,后来电影《绿皮书》也提到这个。

味精恐惧症多半是臆想出来的。

食物总是没有那么简单。

烟花“三月”下扬州

我讨厌旅行,我恨探险家。

列维-斯特劳斯,《忧郁的热带》

趁着去南京做培训的机会,把去年还剩的一天年假休了,毕竟3月底就要过期作废。但南京已经去过很多次,自然是不会把宝贵的年假“浪费”到南京这样的交通枢纽+省会城市上。拉出地图看了一眼,又拉出日历看了一眼,貌似扬州是休假不二的选择了。

烟花三月下扬州

正所谓“烟花三月下扬州”,没有什么比扬州更适合的三月目的地了。当然,公历和农历这种细微的差距假装不存在就好,反正也差不了几天了。所以临近休假时,我逢人便念叨我要去下扬州……也不厌其烦忽视公历与农历的差距。

“烟花三月下扬州” 念叨了无数遍,尤其是在心里默念了无数遍,但临行时细细一想,我好像记不起这句诗前后文是怎么说的,只能默默求助于搜索引擎的力量,把脑袋里遗失的“考点”找回来。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从南京到扬州,从玄武湖到瘦西湖,一路上油菜花已然怒放,色彩异常绚烂。但我没有买到坐票,只能站了一个多小时到底扬州。

真正到达扬州,去扬州博物馆转了一圈, 列维·斯特劳斯的那句“我讨厌旅行,我恨探险家”不禁取代了“烟花三月下扬州”成为我脑袋里的主旋律。扪心自问一下,其实我是一个很宅,而且不喜社交的人,当然也不是说我就是个怪咖什么的,毕竟所做的工作是需要和人打交道的。想来如果不休假,不离开上海,估计这个周五晚上仍然是会加那么两三个小时的班以躲避晚高峰,周末在家里随便读点什么、写点什么,要是天气好了去附近散个步。写的东西无非是些不痛不痒的案例、法律分析,写论文的能量是积攒不起来了。

休假貌似给打破日复一日平淡生活带来了一丝可能性。但假期真正开始,新鲜感立即消逝,取而代之的是换个地方读书,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用于挥霍,还有比家里更暖和、更舒服的洗澡水。

还是回到扬州吧,至少目前来看,我的胃口还是更西北一些。至于景致,我早已厌倦了无休止的江南园林,早已懒得做功课去了解园子背后才子佳人的故事传说,唯一的乐趣只剩下按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单子逐一打卡。

当真不想在假期伊始就写这么丧的内容,但如果不写的话,加强又有何意义呢?就当是假期伊始的一点胡言乱语吧。

流浪地球

趁着大年初一去看了《流浪地球》,随便说两句。

  • 一直没明白为什么主角被叫做户口,后来才发现是拆字……
  • 电影里面反复提到了《流浪地球法》,我就在琢磨这个法律里面会有啥内容,后来还去知乎上提了个问题,看起来有一些脑洞大开的回答。
  • 电影感觉有些情节比较零碎,可能是剪辑的原因,期待能够有加长版或者导演剪辑版吧。
  • 之前读过小说版的《流浪地球》,看完电影又读了一遍。感觉刘慈欣其实就是搭了个框架,可以往里面填很多东西,干脆弄一个“流浪地球宇宙”好了。
  • MOSS太像HAL了。
  • 最后放了逃生舱……但感觉这个决策有很多问题,而且爆炸冲击波应该也会把逃生舱摧毁。
  • 看到这么接地气的地下城感觉奇妙的,后面出了高清资源应该会找到很多彩蛋。
  • 非常开心看到电影里把陆家嘴摧毁了,不过找了半天没看到金茂大厦,估计一开始就塌了吧,哈哈哈……
  • 电影最高明的一点,应该就是没有把所有的功劳都算到主角团队上,包括其他团队抢先完成发动机重启,以色列团队更早想到炸木星的方案,尽管其他团队的工作没有直接展现。

读不读书2018

每年的最后一天总要总结自己的读书情况(2017201620152014201320122011201020092008), 今年也不想例外。2018年读了差不多40本书,数量上是难回巅峰了,但还是读了一些有意思的书。

法律

苏力教授的《大国宪制:历史中国的制度构成》从年初到年底,总算是趁着新年假期读完了。一直都很喜欢苏力教授的思路,当然这本也不例外。这本书的视角尤其宏大,算是“制度自信”的组成部分?当然,全书最后一句关于注释的吐槽尤其犀利,哈哈……

生命健康

最好的告别 : 关于衰老与死亡,你必须知道的常识》是我读了好几年的一本书,去年就在我的Kindle里面了,但每每在旅途上读起来都很沉重。这本书是关于衰老,关于死亡。你我都总有面对衰老,力不从心,甚至连活法儿、死法儿都不能选择的时刻。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做好这个准备,但家人朋友身体健康,这是我新年最大的心愿了。

小说

因为玩《巫师3:狂烈》的原因,把“猎魔人”系列小说全部买了,还剩两本没看。小说是游戏的前传,或者说游戏是根据小说展开的延申。总之,先有小说,再有游戏。与游戏一样,小说里面也是不断的出现两难抉择,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但真的是轻吗……基本是我近些年读过的最好的奇幻小说了。

马曳的《三万英尺》在电脑上翻完了,也算是值得一读,难得有对律师行业、咨询行业描写毕竟精确的小说。

历史与考古

宗子维城: 从考古材料的角度看公元前1000至前250年的中国社会》,越来越喜欢这样的考古与历史相结合的书。

维多利亚时代的互联网》,讲电报历史的书,有趣程度超过想象,尤其是对比现在互联网的发展。由此开始,信息的力量开始爆炸。

读书:财产故事

读到最后几页,读到了非常有意思的一段:

财产并不是那种有真正本质的东西。它只是一项为实现多重目的而存在的人类制度。如过往那样,这些目的因时而变,而随着它们的变化,人们关于财产“真正”是什么的流行学说也将改变。……一个人认为财产是什么,取决于他想要用财产做什么——即,他希望通过以某种特定的方式来看待财产从而推进那些目标。……财产本身不是目的,而只不过是实现其他许多目的的手段。由于我们不曾对应当优先对待哪些目的达成一致意见,我们也就不曾对财产达成一致的理解。我们的财产观念常常被塑造,以服务我们特定的目的。(P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