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

趁着大年初一去看了《流浪地球》,随便说两句。

  • 一直没明白为什么主角被叫做户口,后来才发现是拆字……
  • 电影里面反复提到了《流浪地球法》,我就在琢磨这个法律里面会有啥内容,后来还去知乎上提了个问题,看起来有一些脑洞大开的回答。
  • 电影感觉有些情节比较零碎,可能是剪辑的原因,期待能够有加长版或者导演剪辑版吧。
  • 之前读过小说版的《流浪地球》,看完电影又读了一遍。感觉刘慈欣其实就是搭了个框架,可以往里面填很多东西,干脆弄一个“流浪地球宇宙”好了。
  • MOSS太像HAL了。
  • 最后放了逃生舱……但感觉这个决策有很多问题,而且爆炸冲击波应该也会把逃生舱摧毁。
  • 看到这么接地气的地下城感觉奇妙的,后面出了高清资源应该会找到很多彩蛋。
  • 非常开心看到电影里把陆家嘴摧毁了,不过找了半天没看到金茂大厦,估计一开始就塌了吧,哈哈哈……
  • 电影最高明的一点,应该就是没有把所有的功劳都算到主角团队上,包括其他团队抢先完成发动机重启,以色列团队更早想到炸木星的方案,尽管其他团队的工作没有直接展现。

读不读书2018

每年的最后一天总要总结自己的读书情况(2017201620152014201320122011201020092008), 今年也不想例外。2018年读了差不多40本书,数量上是难回巅峰了,但还是读了一些有意思的书。

法律

苏力教授的《大国宪制:历史中国的制度构成》从年初到年底,总算是趁着新年假期读完了。一直都很喜欢苏力教授的思路,当然这本也不例外。这本书的视角尤其宏大,算是“制度自信”的组成部分?当然,全书最后一句关于注释的吐槽尤其犀利,哈哈……

生命健康

最好的告别 : 关于衰老与死亡,你必须知道的常识》是我读了好几年的一本书,去年就在我的Kindle里面了,但每每在旅途上读起来都很沉重。这本书是关于衰老,关于死亡。你我都总有面对衰老,力不从心,甚至连活法儿、死法儿都不能选择的时刻。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做好这个准备,但家人朋友身体健康,这是我新年最大的心愿了。

小说

因为玩《巫师3:狂烈》的原因,把“猎魔人”系列小说全部买了,还剩两本没看。小说是游戏的前传,或者说游戏是根据小说展开的延申。总之,先有小说,再有游戏。与游戏一样,小说里面也是不断的出现两难抉择,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但真的是轻吗……基本是我近些年读过的最好的奇幻小说了。

马曳的《三万英尺》在电脑上翻完了,也算是值得一读,难得有对律师行业、咨询行业描写毕竟精确的小说。

历史与考古

宗子维城: 从考古材料的角度看公元前1000至前250年的中国社会》,越来越喜欢这样的考古与历史相结合的书。

维多利亚时代的互联网》,讲电报历史的书,有趣程度超过想象,尤其是对比现在互联网的发展。由此开始,信息的力量开始爆炸。

读书:财产故事

读到最后几页,读到了非常有意思的一段:

财产并不是那种有真正本质的东西。它只是一项为实现多重目的而存在的人类制度。如过往那样,这些目的因时而变,而随着它们的变化,人们关于财产“真正”是什么的流行学说也将改变。……一个人认为财产是什么,取决于他想要用财产做什么——即,他希望通过以某种特定的方式来看待财产从而推进那些目标。……财产本身不是目的,而只不过是实现其他许多目的的手段。由于我们不曾对应当优先对待哪些目的达成一致意见,我们也就不曾对财产达成一致的理解。我们的财产观念常常被塑造,以服务我们特定的目的。(P444)

依旧没怎么读书的2017年

每年的最后一天总要总结自己的读书情况(201620152014201320122011201020092008),今年也不例外。根据我在豆瓣上的标记,2017年我读了31本书,从数量上来看是越来越少了,自己正在朝着不读书的方向缓缓前景,虽然借了很多书,但更多的是原封不动退还。

值得一提的几本书:

《汉密尔顿》,近几年读过的最好的一本传记了。

《腾讯传》,腾讯的发家史,写的是栩栩如生。

《人类简史》、《未来简史》:思路清奇,难得一见的洞见。

好了,明年再见。(已经越来越应付差事了……唉……)

2017年6月读书笔记:为真实的世界设计

[美]维克多·帕帕奈克(Victor Papanek), 周博(译),中信出版社2013年版。

工业设计的本质上:重新组织知识结构、产业链,以整合资源,创新产业机制,引导人类社会健康、合理、可持续生存发展的需求。

完整的设计是全面的:它力图把所有的要素和必不可少的调节因素都考虑到决策制定的过程中。综合的、全面的设计是可以预想的。它力图着眼于现有的数据和确实并继续作出推断,也用它所构造的一些未来构想为它自身添加新的内容。

综合的、全面的、预想的设计是一种需要通过多学科筹划、调整的行为,它会在各学科交叉的界面上持续不断地展开。

设计是能够带给这个世界的是一个具有真知灼见、视野开阔、非专业化的互动的团队(这是先人,即猎人的遗产),现在,它必须和一种社会责任感结合在一起。在许多领域,设计师必须学会如何重新设计。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通过设计生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