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三月”下扬州

我讨厌旅行,我恨探险家。

列维-斯特劳斯,《忧郁的热带》

趁着去南京做培训的机会,把去年还剩的一天年假休了,毕竟3月底就要过期作废。但南京已经去过很多次,自然是不会把宝贵的年假“浪费”到南京这样的交通枢纽+省会城市上。拉出地图看了一眼,又拉出日历看了一眼,貌似扬州是休假不二的选择了。

烟花三月下扬州

正所谓“烟花三月下扬州”,没有什么比扬州更适合的三月目的地了。当然,公历和农历这种细微的差距假装不存在就好,反正也差不了几天了。所以临近休假时,我逢人便念叨我要去下扬州……也不厌其烦忽视公历与农历的差距。

“烟花三月下扬州” 念叨了无数遍,尤其是在心里默念了无数遍,但临行时细细一想,我好像记不起这句诗前后文是怎么说的,只能默默求助于搜索引擎的力量,把脑袋里遗失的“考点”找回来。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从南京到扬州,从玄武湖到瘦西湖,一路上油菜花已然怒放,色彩异常绚烂。但我没有买到坐票,只能站了一个多小时到底扬州。

真正到达扬州,去扬州博物馆转了一圈, 列维·斯特劳斯的那句“我讨厌旅行,我恨探险家”不禁取代了“烟花三月下扬州”成为我脑袋里的主旋律。扪心自问一下,其实我是一个很宅,而且不喜社交的人,当然也不是说我就是个怪咖什么的,毕竟所做的工作是需要和人打交道的。想来如果不休假,不离开上海,估计这个周五晚上仍然是会加那么两三个小时的班以躲避晚高峰,周末在家里随便读点什么、写点什么,要是天气好了去附近散个步。写的东西无非是些不痛不痒的案例、法律分析,写论文的能量是积攒不起来了。

休假貌似给打破日复一日平淡生活带来了一丝可能性。但假期真正开始,新鲜感立即消逝,取而代之的是换个地方读书,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用于挥霍,还有比家里更暖和、更舒服的洗澡水。

还是回到扬州吧,至少目前来看,我的胃口还是更西北一些。至于景致,我早已厌倦了无休止的江南园林,早已懒得做功课去了解园子背后才子佳人的故事传说,唯一的乐趣只剩下按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单子逐一打卡。

当真不想在假期伊始就写这么丧的内容,但如果不写的话,加强又有何意义呢?就当是假期伊始的一点胡言乱语吧。

以弗所及其猫

以弗所是目前保存最完整的罗马时期古城遗址,遗址的精美和完整得意让我们有机会一窥罗马的辉煌。以弗所原本是一座海港城市,在爱琴海边,后因为港口淤塞而被废弃。另外,圣母玛丽亚曾在以弗所长期居住过,而且以弗所公议会也是基督教历史上的重要事件,因此对于基督教来说以弗所是一重要地点。

当然更重要的是,以弗所的猫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我几乎是早上第一个到达遗址的游客,而一进遗址,就有一只猫咪跑过来和我打招呼,并且跟我逛了大半个遗址,哪怕是走远了,只要和它“喵喵”两声,它就跑过来了。

继续阅读“以弗所及其猫”

Yad Vashem

在以色列,Yad Vashem(大屠杀罹难者纪念馆,http://www.yadvashem.org/)是最值得去参观的地方之一。在以色列,除了耶路撒冷璀璨的宗教文化,以色列的犹太民族在二战中所遭受的苦难是这个国家和民族给世人留下的最深刻记忆。我不敢称Yad Vashem为景点,这里太过沉重,我不敢说自己是来观光,只能是来缅怀历史。

从耶路撒冷城区乘坐轻轨,一路到终点站Mount Herzl,走十几分钟的山路就可到达Mount Herzl,虽然不是周末,但前来参观的人依然是络绎不绝。 继续阅读“Yad Vash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