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网络法

数据法律保护的蹊径:技术路线

一、数据法律的研究基础

数据已经成为诸多机构最为重要的资产之一,“数据资产”的概念不断被提及。而5G标准普及在即,数据在存储、传输、处理能力的飞速提高,随之而来的是数据量猛增与数据流动的日趋频繁,所以5G不仅会带来新的商业模式,更多的数据风险与数据争议也会随之而来。数据质量的提升无疑会带来更大的商业价值,也会带来更多的风险与纠纷。

数据的权利(益)、竞争的边界都需要建立在法律对计算机与网络空间技术构架的理解之上。网络空间的逻辑与规则是构建、理解规则的基础。研究物权的前提是对现实空间里的物理规则有所了解,只是物理规则我们已经习以为常,是中学的必修课程。但网络空间的规律我们却相对陌生,很多规律还不属于我们的常识范畴,但抛开技术构架所搭建的数据规则有如沙滩上的城堡,可能外表绚丽自洽,但缺少根基,无法真正起到指引与规制数据经济的作用,无法在执法与争议中适用。只有对技术构架有精准的理解,才能有效提出诉讼请求,不至于让法院根据诉讼请求的裁判结果难以执行。

当法律开始关注网络日志的留存时间,当国家技术推荐标准为律师们所关注,在数据保护的领域,法律技术化与技术法律化的趋势愈发明显,数据的保护需要法律与技术齐头并进。而在诸多技术中,最值得关注的是数据库技术(控制与操作数据)、加密技术(划定数据权利的边界)以及爬虫技术(获取数据)。

继续阅读

数据保护:如何做是好?

一、失控的数据

数据(个人信息)保护的问题几乎令人绝望,不仅是对个人而言,对企业来说也是如此。

虽然所有人都认为个人对数据的权利无可厚非,但如何去保护这样的权利却是难以落实。几乎所有人都要饱受数据泄露之苦,也几乎所有企业都会因为法律为数据保护设定的“过高”要求叫苦不迭,认为增加了合规成本。当前,无论是中国、美国或是欧盟,各国(区域)法律关于数据收集、使用大都以用户的“知情-同意”为合法的基础,可以说“知情-同意”是当前数据保护领域最为重要的基石之一。

在“知情-同意”的背后,是用户对厂商的授权,授权厂商根据用户“同意”的内容收集、使用个人信息。但这样的同意机制导致了各方关于数据保护问题的绝望。一方面“同意”形同虚设,少有用户会去关注自己到底点击同意了什么;另外一方面,在一些场景下,获得“同意”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比如公共场合使用人脸识别技术对人脸影像进行商业性的收集、分析,几乎没有获取用户同意的可能,因此旧金山严格限制人脸识别技术的使用。而在更多情况下,用户所面临的是如果拒绝提供个人信息,厂商则会拒绝提供服务。

在数据利用的法律关系下,厂商草拟的“隐私政策”是核心的文件,厂商通过“隐私政策”向用户告知数据利用的范围与方式,用户点击同意。但问题在于这样一份重要的协议几乎无人阅读,而“隐私政策”本身也佶屈聱牙,难以理解。况且,对用户来说读与不读又有何差异呢?因此,各国的“隐私政策”都更像是一份为了应付监管,而非构建与用户之间法律关系的文件。因此,“知情-同意”的窘境是用户个人在很多时候既不知情,也没法不同意。而在此之上构建的数据经济大厦,有必要重新审视。

继续阅读

首例(?)云服务器侵权案:云背后的法律线

  • 案件名称:乐动卓越诉阿里云侵犯著作权案
  • 案号:(2017)京73民终1194号
  • 审理法院: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 上诉人(一审被告):阿里云计算有限公司
  •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北京乐动卓越科技有限公司
  • 裁判日期:2019年6月20日
  • 裁判结果:撤销一审判决,驳回乐动卓越诉讼请求

早在案件一审判决结果公布时,我就从数据角度写过一篇《数据与知识产权分野时》,讨论数据与知识产权的边界:

阿里云作为服务器提供商,在网络世界中所扮演的角色就像是房东一样,对于房客是否在房屋内从事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没有直接的责任,但也并不是说全无责任,房东在特定的情况下有义务披露房客信息,协助调查维权。如何把握这个度,平衡好信息网络传播权与数据安全就成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如今案件二审定谳,长达52页的判决书也随之公布,其中有相当的内容值得留意。

继续阅读

合规发令枪响——网信办区块链新规落地

2009年1月10日,Hal Finney在Twitter上宣布“运行比特币”(Running Bitcoin),两天后,中本聪向Finney发送了比特币历史上第一笔交易。10年后的2019年1月10日,中国国家网信办发布在发布中国首部国家级区块链管理法规——《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并将于2019年2月15日正式生效。《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的制定,意味着金融以外的区块链应用被监管者纳入视野,区块链管理开始进入“快车道”。相对于2018年10月的征求意见稿,正式生效的文件没有实质性的变化。另外,尽管2019年刚刚开年,《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就已经是“第3号”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令了。

一、管辖范围

区块链信息服务,是指基于区块链技术或者系统,通过互联网站、应用程序等形式,向社会公众提供信息服务。根据《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包括:

  • 向上网用户有偿提供信息(经营性)
  • 网页制作等服务活动(经营性)
  • 向上网用户无偿提供具有公开性、共享性信息的服务活动(非经营性)

而通过区块链提供上述服务,即可能被纳入《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认为是提供区块链信息服务。区块链的本质是分布式记账(记录信息)系统,在理论上所有的区块链系统都在提供信息服务,包括为最高人民法院所认可的区块链存证服务,都被《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纳入管辖范围。

继续阅读

区块链立法的起点:《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

为规范区块链信息服务,国家网信办发布在2018年10月19日就《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公开征求意见,这也是我国首次就国家级区块链法规公开征求意见。《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公开征求意见意味着金融以外的区块链应用被监管者纳入视野,区块链立法开始进入“快车道”。

一、管辖范围

区块链信息服务,是指基于区块链技术或者系统通过互联网站、应用程序等形式,向社会公众提供信息服务。根据《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包括:

  • 向上网用户有偿提供信息(经营性)
  • 网页制作等服务活动(经营性)
  • 向上网用户无偿提供具有公开性、共享性信息的服务活动(非经营性)

而通过区块链提供上述服务,即可能被纳入《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认为是提供区块链信息服务。区块链的本质是分布式记账(记录信息)系统,在理论上所有的区块链系统都在提供信息服务,包括为最高人民法院所认可的区块链存证服务,都被《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纳入管辖范围。

在主体方面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包括:

  • 向社会公众提供区块链信息服务的主体或者节点;
  • 为区块链信息服务的主体提供技术支持的机构或者组织。

《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拟将节点提供者也认为是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而根据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特点,所涉及的主体会远超想象。以比特币为例,只要在自己的电脑上下载了完整的钱包,即成为比特币系统的节点,也就属于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除此以外,技术支持机构也被定义为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极大拓展了《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拟管辖的主体。

二、监管

区块链信息服务监管拟分为国家与地区(省级)两级。根据区块链分布式的特点,或许国家网信办需要承担更多的监管职责。如果基于区块链提供从事新闻、出版、教育、医疗保健、药品和医疗器械等服务,还需要获得相关领域主管部门的审核。

开展区块链信息服务,需要在国家网信办的系统中提交以下信息:

  • 服务提供者
  • 服务类别
  • 服务形式
  • 应用领域
  • 服务器地址
  • ……

《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拟要求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在开发上线新产品、新应用、新功能的,应当按有关规定报国家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进行安全评估。这可能会导致多重监管的问题,工信部传统上负责互联网新技术新业务安全评估,并在2017年曾就《互联网新业务安全评估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如果网信办、工信部不进行有效协调,那么区块链开发者在推出新产品、新应用、新功能时,可能不得不需要向多个部门申请安全评估。

三、合规

在《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中,拟要求区块链服务提供者主要从以下几方面进行合规:

  • 落实信息内容安全管理主体责任
  • 配备与服务规模相适应的专业人员和技术能力
  • 建立健全用户注册、信息审核、应急处置、安全防护等管理制度
  • 应当具备对违法内容发布、记录、存储、传播的即时和应急处置能力
  • 制定和公开管理规则和平台公约,与区块链信息服务使用者签订服务协议
  • 配合监督检查、设立举报入口
  • 发布内容与日志保留不少于六个月

更进一步,《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拟要求区块链信息服务使用者落实网络实名制。在《网络安全法》中,实名制的要求仅限于:

  • 为用户办理网络接入、域名注册服务
  • 办理固定电话、移动电话等入网手续
  • 为用户提供信息发布、即时通讯等服务

区块链信息服务或许是被监管者认为属于为用户提供信息发布服务,而被要求网络实名制。

四、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的法律责任

序号 行为 法律责任
1 填报虚假备案信息 暂停服务,限期整改注销备案
2 制作、复制、发布、传播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禁止的信息内容 警告、责令限期改正暂停服务处五千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罚款

关闭服务

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3 未在其网络平台上标明其备案编号 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五千元以上一万元以下罚款
4 未按本规定履行备案手续 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一万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罚款
5 区块链信息服务存在信息安全隐患的 责令限期整改、暂停服务
6 未按规定办理变更、注销手续 警告、责令限期改正责令暂停服务,处五千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7 未落实合规义务
8 未进行新产品、新应用、新功能的评估
9 未落实网络实名制 责令改正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款暂停相关业务、停业整顿、关闭网站、吊销相关业务许可证或者吊销营业执照

直接责任人员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

10 未对违法信息进行有效处理 责令改正,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处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款,并可以责令暂停相关业务、停业整顿、关闭网站、吊销相关业务许可证或者吊销营业执照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
11 内容日志留存未达到六个月 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处五千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罚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