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一二

趁着劳动节假期去了一趟泉州——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也是一座古城。不敢去什么太热门的国内景点,也只敢去泉州这种相对冷门一些的地方了,但其实人也算不上上少。

  • 泉州饮食很有闽南特色,很是清淡;
  • 被关帝庙的香火震惊了,那叫一个旺盛,只是辛苦排风扇了;
  • 不知道是泉州还是全国,热爱“汉服”的小姑娘越来越多了,泉州街头随处可见,可能是因为我作为游客在老城区的缘故吧;
  • 榕树还是挺“可怕”的,生长起来遮天蔽日,尤其是在天气不好的时候;
  • 泉州的建筑非常有特色,燕脊非常华丽,甚至可以说是花哨或者浮夸;
  • 泉州古建筑很多,发现如果没有现代照明手段其实古建筑内部会非常的昏暗,照明会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哪怕是煤油灯也要到清末才引入中国,而点蜡烛照明一定会把室内搞得“乌烟瘴气”,采光、通风、防潮看起来对古建筑来说是非常巨大的挑战;
  • 博物馆实在是乏善可陈,没见过比泉州博物馆更乏味的博物馆了。但后来参观了厦门博物馆,发现与中原与江南博物馆不同,闽南的博物馆在宋元前基本都是一点而过,从远古很快就到宋元了,这恐怕是和闽南地区的开发时间有个。
  • 开元寺里面有个古船博物馆,有一艘打捞上来的古船,超级大!
  • 洛阳桥很漂亮的一座石桥,走到桥中间发现有人在桥旁边的船上唱歌,好别致的体验……是爱好还是想当“网红”呢?

好的,偷懒的游记就到此为止了。

烟花“三月”下扬州

我讨厌旅行,我恨探险家。

列维-斯特劳斯,《忧郁的热带》

趁着去南京做培训的机会,把去年还剩的一天年假休了,毕竟3月底就要过期作废。但南京已经去过很多次,自然是不会把宝贵的年假“浪费”到南京这样的交通枢纽+省会城市上。拉出地图看了一眼,又拉出日历看了一眼,貌似扬州是休假不二的选择了。

烟花三月下扬州

正所谓“烟花三月下扬州”,没有什么比扬州更适合的三月目的地了。当然,公历和农历这种细微的差距假装不存在就好,反正也差不了几天了。所以临近休假时,我逢人便念叨我要去下扬州……也不厌其烦忽视公历与农历的差距。

“烟花三月下扬州” 念叨了无数遍,尤其是在心里默念了无数遍,但临行时细细一想,我好像记不起这句诗前后文是怎么说的,只能默默求助于搜索引擎的力量,把脑袋里遗失的“考点”找回来。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从南京到扬州,从玄武湖到瘦西湖,一路上油菜花已然怒放,色彩异常绚烂。但我没有买到坐票,只能站了一个多小时到底扬州。

真正到达扬州,去扬州博物馆转了一圈, 列维·斯特劳斯的那句“我讨厌旅行,我恨探险家”不禁取代了“烟花三月下扬州”成为我脑袋里的主旋律。扪心自问一下,其实我是一个很宅,而且不喜社交的人,当然也不是说我就是个怪咖什么的,毕竟所做的工作是需要和人打交道的。想来如果不休假,不离开上海,估计这个周五晚上仍然是会加那么两三个小时的班以躲避晚高峰,周末在家里随便读点什么、写点什么,要是天气好了去附近散个步。写的东西无非是些不痛不痒的案例、法律分析,写论文的能量是积攒不起来了。

休假貌似给打破日复一日平淡生活带来了一丝可能性。但假期真正开始,新鲜感立即消逝,取而代之的是换个地方读书,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用于挥霍,还有比家里更暖和、更舒服的洗澡水。

还是回到扬州吧,至少目前来看,我的胃口还是更西北一些。至于景致,我早已厌倦了无休止的江南园林,早已懒得做功课去了解园子背后才子佳人的故事传说,唯一的乐趣只剩下按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单子逐一打卡。

当真不想在假期伊始就写这么丧的内容,但如果不写的话,加强又有何意义呢?就当是假期伊始的一点胡言乱语吧。

以弗所及其猫

以弗所是目前保存最完整的罗马时期古城遗址,遗址的精美和完整得意让我们有机会一窥罗马的辉煌。以弗所原本是一座海港城市,在爱琴海边,后因为港口淤塞而被废弃。另外,圣母玛丽亚曾在以弗所长期居住过,而且以弗所公议会也是基督教历史上的重要事件,因此对于基督教来说以弗所是一重要地点。

当然更重要的是,以弗所的猫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我几乎是早上第一个到达遗址的游客,而一进遗址,就有一只猫咪跑过来和我打招呼,并且跟我逛了大半个遗址,哪怕是走远了,只要和它“喵喵”两声,它就跑过来了。

继续阅读“以弗所及其猫”

咸阳博物馆

咸阳就在西安的隔壁,即使是西安的机场就在咸阳,但我几乎没有正儿八经地去过咸阳,更不要说去咸阳博物馆了。咸阳博物馆在咸阳的文庙里面,并不是十分宽敞,也没有成为游客打卡的热门景点。

咸阳博物馆位于咸阳文庙旧址
骑马俑,中国发现最早的骑马俑,秦遗址出土
继续阅读“咸阳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