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研究:启信宝裁判文书再利用侵犯伊某个人信息权益案

  • 案件名称:苏州贝尔塔数据技术有限公司与伊某一般人格权纠纷案
  • 案号:(2019)苏05民终4745号
  • 审理法院: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 裁判日期:2020年6月10日
  • 裁判结果:苏州贝尔塔数据技术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伊某人民币8000元

一、案件事实

贝尔塔公司系启信宝网站的主办单位。该网站主要提供商业查询服务,公众通过该网站可以查询企业工商登记、涉讼裁判文书等信息。

2017年,贝尔塔公司将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发布的(2013)闵民一(民)初字第19030号民事判决书、(2017)京03民终13693号民事判决书、(2017)京0102民初11779号民事裁定书等三篇裁判文书和人民法院公告网上公开发布的(2017)京0102民初22125号案件一篇法院送达判决的公告文书,转载至启信宝网站,任何人均可在该网站上搜索、查询到上述文书。伊某系上述文书的案件当事人,上述法律文书分别记述了伊某涉及的四起纠纷情况。贝尔塔公司转载上述文书时,未获得中国裁判文书网和人民法院公告网主办单位的授权,亦未征询伊某的意见。

贝尔塔公司确认伊某在起诉前曾经与贝尔塔公司联系要求删除文书,贝尔塔公司未予删除。贝尔塔公司一、二审中均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已删除了涉伊某的相关法律文书。

二、法院观点

贝尔塔公司公开的涉案裁判文书和公告文书能够识别出伊某的个人身份,包含了伊某的个人信息。结合文书内容易于识别伊某的个人身份,可以认定贝尔塔公司通过转载相关文书实施了公开伊某个人信息的行为。

本案中,涉案文书已在互联网上合法公开。中国裁判文书网和人民法院公告网登载涉伊某的裁判文书和公告文书,系基于司法解释的强行性规定,伊某对此负有容忍之义务。贝尔塔公司基于公开的渠道收集后在其合法经营范围内向客户提供、公开相关法律文书,属于对已合法公开信息的合理使用。贝尔塔公司转载并公开涉伊某等主体的法律文书,系基于法律文书已被中国裁判文书网和人民法院公告网合法公开,且就法律文书内容而言并不能判别是否涉及自然人值得保护的重大利益,故不违法。在伊某联系贝尔塔公司要求删除相关文书之前,贝尔塔公司公开文书的行为应认定并未侵害伊某对其个人信息的知情同意权,尚不构成非法公开他人信息的侵权行为。

虽贝尔塔公司转载并再次公开裁判文书及公告文书具有吸引潜在客户加入其注册会员之意图,具有实质盈利的目的,但盈利并不等同于谋取非法利益,也不属《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一条规定的非法使用、提供或公开他人个人信息的行为,故贝尔塔公司最初转载并公开之行为,应认定为并不构成侵权。

但对贝尔塔公司的转载和再次公开行为是否违反正当性和必要性原则、是否对所涉自然人值得保护的重大利益造成影响,应更多考量个人信息主体对其个人信息传播控制的权利及其对个人利益影响程度的评判,即应尊重伊某本人对于其已被合法公开信息进行二次传播的个人意愿,赋予伊某应有的选择权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之规定,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公开自然人个人信息,造成他人损害,被侵权人请求其承担侵权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自然人自行在网络上公开的信息或者其他已合法公开的个人信息的除外。

本案中,伊某诉前和诉讼中曾多次要求贝尔塔公司删除其网上公开的相关裁判文书和公告文书,伊某并在诉讼中陈述,贝尔塔公司之转载及再次公开行为对其后续就业及生活等造成了重大影响。受制于裁判文书和公告文书所涉个人信息给伊某造成的不利影响主要来自于用人单位等第三方的主观判断,故在客观上伊某难以取得相关证据并进行具体举证,但其陈述符合日常经验法则和一般认知,具有合理性。贝尔塔公司收到伊某要求后仍未及时删除相关裁判文书和公告文书,有悖于伊某对已公开信息进行传播控制的意思表示,违反了合法性、正当性和必要性原则,应该认为对伊某构成重大利益影响,侵犯了其个人信息权益。

三、合规启示:个人信息权利响应机制

裁判文书网是重要的数据来源,也是爬虫光顾最为频繁的站点之一,但裁判文书网中会包括当事人的身份信息、辩护律师的职业信息等种类繁多的个人信息类型。本案中,法院承认裁判文书网上公开数据可以被合理利用,且对启信宝获取裁判文书网数据的过程没有深究。

在《民法典》第1036条中,继承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的精神,将“合理处理该自然人自行公开的或者其他已经合法公开的信息”列为个人信息处理的免责事由,但也设置了例外,要求如果该自然人明确拒绝或者处理该信息侵害其重大利益的除外。在《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第28条中,对已公开个人信息的处理进行了更严格的规定,要求用途不能被公开时的用途,如果用途不明,则应当合理、谨慎地处理已公开的个人信息,且如果处理会对个人造成重大影响,仍应当取得同意。

案件中,法院以收到个人信息主体要求删除的通知为时间节点,在收到通知之前不构成侵权,在收到通知之后不删除才开始构成侵权。

个人信息权利响应机制成为企业数据合规工作的关键,该机制要求企业能够响应个人信息主体查阅、修改、复制、删除的权利,尤其是删除的权利。就像现在互联网平台普遍会建立的复杂的知识产权保护机制以响应知识产权人的投诉、下架请求,个人信息保护领域也需要建立同样的权利响应、纠纷处理机制,以达到合规的基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