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研究:冯春华与中国联通一般人格权纠纷案

案件名称:冯春华与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昆山市分公司、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一般人格权纠纷案

案号:(2020)苏0583民初11684号

审理法院: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

裁判结果:一、被告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昆山市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就输错号码行为消除影响,并向原告冯春华书面赔礼道歉,上述义务若被告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昆山市分公司不履行的,则由被告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继续履行。

二、被告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昆山市分公司支付原告冯春华损失10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被告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对被告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昆山市分公司不能清偿部分承担补充清偿责任。

一、案件事实

原告系联通昆山分公司客户,其使用的号码是联通公司提供的电话号码,该号码已经实名认证。

2020年4月2日至4月21日期间,联通昆山分公司使用该号码作为外显号码拨打多名联通手机号码用户,其共计拨打号码390个,其中拨通号码206个。后因为原告接到部分回拨电话询问相关情况,原告发现其电话号码为联通昆山分公司使用。4月14日原告发现问题向联通公司电话进行多次反映无果,后原告投诉至国家工信部,联通昆山分公司进行调查,发现系下属营业厅实际经营者吕文芳的电话号码在上报为客户维护号码时联通昆山分公司工作人员将该号码误输为155××××****(即原告号码)。

在本案庭审过程中,为保护公民的通信自由权和隐私权,本院要求联通昆山分公司提供其工作人员以外显号码为原告号码拨出的电话明细于本院,由原告在该明细中进行选择电话号码,在征得这些接听电话人员的同意后,由联通昆山分公司提交了共计6个电话号码181××******(约76秒)、185××××****(约19秒)、186××××****(约35秒)、132××××****(约60秒)、130××××****(约52秒)、155××××****(约5分14秒)的通话录音,本院当庭播放了上述录音,通话内容均为联通公司向接听人员推销公司各项套餐业务。

二、法院观点

本案中的争议焦点为联通昆山分公司输错客服号码使用原告号码为外显号码拨打客户电话的行为是否构成侵权,原告明确认为被告侵害的是一般人格权,从本院庭审过程中收听原告指定拨打成功的电话内容来看,联通昆山分公司使用原告号码为外显号码拨打的该系列电话内容主要是客服推销,并不存在对原告名誉破坏、人格贬损的事实,从原告提供的被回打的电话记录只有七个电话,因此也未构成一定影响,联通昆山分公司该行为并未侵犯原告的名誉权,但是在个人信息使用上存在一定的侵权。

原告要求提供冒名呼出的电话清单涉及到他人个人信息,联通昆山分公司向呼出电话用户说明情况消除影响即可,故原告主张的要求被告提供冒名呼出的电话清单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但是因为联通昆山分公司的输错号码行为也确实存在他人回拨电话的可能,因此对于原告要求被告方向涉案被呼出人说明情况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准许,具体以短消息方式发出,内容以法院审核为准。关于原告主张的要求被告停止侵权并书面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因为联通昆山分公司已经在2020年4月底停止使用该外显号码,故本院对此诉讼请求不再支持,但是联通昆山分公司确实存在误输行为、在原告投诉后没有及时引起重视,客观上存在一定过错,引发的回拨电话给原告的正常生活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干扰,故本院认定由联通昆山分公司书面进行赔礼道歉,具体内容由法院进行审核。关于原告主张律师费损失,双方对此并无约定,侵权纠纷律师费并非必然发生,故本院酌定联通昆山分公司支付部分必要费用1000元。

三、合规启示

仔细研读裁判文书,就会发现案件中法院最后其实是按照隐私权侵权进行了裁判,认为“联通昆山分公司确实存在误输行为、在原告投诉后没有及时引起重视,客观上存在一定过错,引发的回拨电话给原告的正常生活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干扰”,并没有构成侵犯原告个人信息。

但是,值得留意的是,法院在庭审过程中以保护个人信息为由,拒绝了“原告要求提供冒名呼出的电话清单”的诉讼请求,认为“联通昆山分公司向呼出电话用户说明情况消除影响即可”,故原告主张的要求被告提供冒名呼出的电话清单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在庭审的全流程,可能会大量涉及原被告及第三人、第三方的个人信息。个人信息可能会被作为证据使用。比如在吴声威律师与爱奇艺的诉讼中,因为爱奇艺将吴律师的观影记录作为证据在法庭上提出,故引发了吴律师以该证据侵犯个人信息为由再次诉讼。

又比如裁判文书公开的律师信息,能否适用《民法典》第1036条,律师是否有权拒绝在裁判文书网或第三方裁判文书网公开自己的个人信息,其实并未有明确的说法。因此,庭审过程中如何保护各方的个人信息,可能是一个需要长期关注的问题。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