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讼的野望

2016年年底,受邀去北京798尤伦斯中心参加了“无讼有声”的活动。在售票的情况下,活动满坑满谷吸引来了一千多人,在法律(科技)行业能有如此号召力的可能也就只有蒋勇律师和无讼了。在活动开始前,我原本期望会如同去年10月份杭州的“云栖大会”一样发布一款令我“震惊”的产品,但听了一半就发现我的要求跑偏了,整场活动在产品方面没有惊喜,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活动的最高潮的部分并不在于无讼的新产品的功能如何强大,而是在于无讼融到的1.2亿元,这从发布会的安排以及媒体们的报道就可见一斑。毕竟1.2亿元的融资规模,对于包括律师业在内法律服务行业、法律科技行业来说实在是一个天文数字,也是一个前无古人的记录。对于整个法律科技行业来说,1.2亿元已经足够掀起一些波澜了,能够吸引更多的人才加入这个行业,吸引更多的资本前来这里冒险。

一、“无讼阅读”到“无讼”

“无讼阅读”更名“无讼”,意味着无讼淡化了自己作为媒体平台的属性,希望能够成为一个提供法律信息、提供培训、定向案源推送、案件管理工具的综合性平台。

与改名呼应,App在升级以后,也将进入App以后的首页由原来的“阅读”变更成了“发现”,在“发现”界面里会包括用户关注的作者的文章更新、关注的案例关键词。而这种变化,也让无讼的首页看上去更像是关注了若干个微信公众号的订阅界面了。至于说淡化媒体属性,实际上无讼早已不止是停留在“阅读”上了,App中的无讼案例、无讼名片都不是与阅读有太大关系的功能,我倒是觉得这些内容的核心是“无讼名片”,以“无讼名片”为核心构建的律师肖像。

无讼一方面希望能够建成法律人的“广场”,成为法律信息的汇聚之地,甚至考虑让用户可以自行在无讼发布培训通知;另一方面希望像“今日头条”那样提供个性化的文章推送服务,根据用户的阅读习惯及专业背景,提供有针对性的信息服务,因为不同年级、不同地域、不同领域的律师所需要的信息服务不尽相同。而法律本身就已经是一个细分领域了,对法律文章进行细分需要有能够识别不同类型法律文章的能力,在算法方面或许会成为一个不大不小的挑战。

我有一个学计算机的朋友,为了讨刚从法学院毕业的女朋友欢心,让我推荐一款类似于GitHub的平台,方便他女朋友去写文章,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无讼。无讼已经成为了像GitHub那样的公共平台(当然区别也是明显的),在GitHub上,程序员们将自己写过的代码进行分享,让同行进行评议,是程序员工作的基础设施,而无讼上有法律人写过的文章、办过的案例就,再加上教育背景、工作经历这样的简历信息,让无讼正在成为了法律界的公共资源。做一个不恰当的类比,无讼看上去更想成为法律界的GitHub+LinkedIn。

想要成为法律届的GitHub,并且提供有针对性的细分的信息,现有的信息量是不足的,尤其是在律师文章方面,自己开设公众号或是与各个微信公众号合作密切的律师比比皆是,如何把稿件吸引过来是一个问题,但也并不是一个太严峻的问题。在稿件方面,无讼避开了微信公众号对于“原创”认证的渴求,以至于无讼成为律师了文章的“备存”之地,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反而有利于专业文章的积累。

二、画像

无讼未来的核心可能是“无讼名片”。向用户个性化信息,推荐个性化信息的背后是对法律人的精准画像,这才是无讼的野心所在。而提供的各种工具,比如客户管理、团队写作、案例法规检索、个性化培训等,都是在为精准画像在积累数据,这也是其他厂商的类似产品,比如iCourt的Alpha系统所尝试做的。

在去年年底,我参加了一场工业大数据的活动,发现物联网、大数据与可视化技术的运用已经让工业生产可以与玩模拟经营类游戏别无二致,生产管理的方式也像游戏一样,面对可以逐级点开的世界地图,能够看到每一条生产线上的实时信息,货物与原材料的库存情况与销售情况。像玩模拟城市一样管理生产经营活动……这给我带来的震惊溢于言表。

可以像游戏一样可视化管理的背后,是在每一个生产环节安装物联网传感器,实现数据的实时收集。数据的重要性已经被提高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而裁判文书所带来的大数据并不足以对法律人进行画像,也不足以对法律工作进行全面的描绘。评价律师需要的是多维度的数据,而评价法律工作,所需要的数据更多。

准确描述法律工作,只有一种情况是可能的:在最理想的情况下,假设有这么一个平台,律师、法官、检察官等法律人的所有工作都在这个平台上完成。律师从接案件、起草文书、收发邮件、像助理分配任务、给法院寄送文书等工作全部通过这个平台。同样法官、检察官对于案件的办理、庭审、和议也都在这个平台上进行。也就是说,通过一个虚构的平台来收集法律工作中的所有数据。在这种情况下,对这样的数据进行利用,不仅可以准确对律师在内的法律人进行精确的画像,也可以对法律工作的各个环节进行量化、优化。当然这样的平台并不存在,也不可能存在,只能够尽量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而这也正是无讼在推进的,至少是在律师层面。

无讼希望能够积累更多的数据,为以后精准连接律师与客户的法律需求打下基础。当然,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以无讼的产品足够优秀,通过提高法律人的生产(服务)效率,吸引到用户来使用,在积累到数据后,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

三、割据的使用场景

随着无讼的发展,其产品的使用场景也越来越丰富。无讼最早的产品——“无讼阅读”是一款手机端的产品,与微信公众号的阅读习惯可以无缝对接。可能很多人没有留意过,无讼也曾一度推出过“无讼阅读”的网页版(http://www.itslaw.cn),将手机端里面的文章搬运至网页端。我曾浏览过该版本,仅有的印象是里面文章的排版一塌糊涂,难以直视。也难怪无讼从未推广宣传过网页版。网页版的无讼阅读,看上去只是一个备份而已。

“无讼案例”的推出,让网页端成为了无讼检索服务的重心。尽管在手机端通过App也可以实现案例检索,但是手机过小的屏幕与案例过长的段落成为了阅读案例的障碍。另外,检索案例的目的是从案例中摘抄出有用的信息(如“本院认为”部分),少有人会用手机来写一份法律文件(排版简直是灾难),手机上的案例检索要么是应急之时的使用,要么是记录下案号供有电脑时再来检索一遍。随后“无讼法规”的推出更是加剧这样的使用习惯——在办公室用电脑进行检索。

而“无讼合作”则是依靠的“微信服务号”的功能,来实现分发合作需求的功能。

从适用场景来说,律师的很多工作是需要“正襟危坐”在电脑前完成的,比如撰写法律意见书、起诉状、证据目录时需要新建一份文档,将案例检索、法规检索、工商登记检索到的有用信息复制到文档中,对文档中的内容进行整理、编辑,这样的工作除非是万不得已,否则不会在手机或者平板电脑上完成。

用户使用无讼的服务的入口,被分为三个途径:手机App(阅读)、网页(检索)、微信(合作),从实用多次角度来说,当然是够用就可以了。但其中的信息互联,做的却并不好,尤其是对“无讼阅读”的互联。

从“律师肖像”的角度,在App中看“律师名片”,可以看到律师的案例与在无讼阅读里的文章,但却无法看到律师合作的数据。在网页端,只能够看到律师的案例,无法看到合作与文章的数据。更糟糕的是,哪怕是无讼阅读中,很多文章都没有与无讼名片进行关联,尤其是那些从微信公众号拿到授权的那些。在微信服务号里,同样无法查到律师写过的文章。简单说起来可以总结一个表:

法律工作始终是需要“正襟危坐”的一份工作,忽视网页端则意味着无讼难以深入切进律师办公场景,而这才算律师工作的重头戏,这对无讼来说是一个致命的缺陷。从以上表格可以看出,律师办理过的“案例”查询是最为方便的,合作信息与文章的查询都面临了接入途径的限制。在所有的接入途径中,网页端实际上是最重要的一个,而在网页上能够查到的却只有律师办理过的案例。而无讼阅读里的文章,很多长文可能更加适合在电脑上、而非在手机上阅读。

四、更好的产品

想当年豆瓣网的移动版被切割为广播、电影、读书、同城等不同App,饱受用户诟病,直到最近才整合到一个统一的App中,让豆瓣差点错过移动互联网时代,实在是殷鉴不远。用户从无讼不同的产品的不同入口所获取信息的一致性,可能会是无讼提高生产(服务)效率的关键吧。

无讼的产品尽管并不完美,但已经让无讼足够成为了当下国内法律科技行业的领头羊,融资的规模对整个行业来说都是一个激励,有望吸引更多的资本进入这个行业,加速法律科技行业的跃进。但数据的积累并不是朝夕之间就可以完成的,或许对于法律服务行业所期待的质变,还需要多谢耐心去等待才能到来。

自始至终,无论无讼融到了多少钱,始终还是要推出一款能够说服法律人的产品,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蒋律师提出了宏伟的Law as a Service(LaaS)概念(实际上是Wusong as a Service),提到了交易总效率=匹配效率×生产(服务)效率。而在无讼的蓝图中,是通过推出案例、名片、法规查询这样的服务来服务律师、提升工作效率,同时还可以吸引更多的用户,积累更多的数据以提高匹配效率,进行更精确的赋能,再实现提高交易的总效率,这甚至是一个可以循环促进的过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