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鸟v.蜂巢 v.消费者

前几周,《经济学人》发表了一篇文章,将数据比作是新时代的石油,是当前最有价值的资源。在最近几十年,围绕着石油控制权的战争、纠纷屡见不鲜,国家是争议的主角。而到了数据时代,企业成为了“数据战争”的主角,而此次菜鸟网络与顺丰的争议,就像是两个国家关闭了边界一般,到了剑拔弩张的程度。

在数据时代,数据的流动是保证社会高效运作的基础,“大数据”的数量与多样性都依赖于数据流动带来的更加丰富的数据。但是,数据作为一项新兴的资源,权利边界异常模糊,甚至是否可以具有所有权都是一件有争议的事情。

在本次菜鸟与顺丰的争议中,体现出:

  1. 数据作为一个法律概念;
  2. 数据流动作为一种法律关系;
  3. 数据安全作为一项重要的问题。

具有巨大的不确定性。

从公开的新闻报道来看,此次涉及的数据是物流数据会涉及多方主体:(1)消费者,消费者从购物平台购买货物以后,需要通过快递获取货物,其中的姓名、电话号码、住址都属于个人信息的范畴,具有高度的敏感性,因此快递公司泄漏公民个人信息的报道也屡见不鲜;(2)快递公司,快递公司将货物从卖家手中发送到买家手中,需要层层通过自己的快递网络进行发送,某事某刻某件货物由某种方式运输,这些物流数据由快递公司提供;(3)菜鸟网络,菜鸟网络直接面对消费者,将消费者的数据与快递公司的数据进行整合,提供更加完整的服务。围绕着快递数据,消费者与快递公司作为数据的提供者,菜鸟网络作为数据的整理者,各有各的权利。不同的主体导致多种法律关系纠缠在一起,捋请法律关系成为了一件困难的工作。

数据流动实际上是关于数据获取的问题,目前看来,企业想要获取数据主要有三个渠道:(1)个人用户,个人用户是各种数据的基础,尤其是对面向消费者提供服务的企业来说,而收集个人信息,根据《网络安全法》的要求,必须取得用户的“同意”,获得同意后,才有权进行利用、流动。如果不能获得用户同意,数据只能在进行去隐私化处理后才进行流动。(2)公开渠道获取,主要是指通过“网络爬虫”,从网络公开抓取信息,如搜索引擎就是通过该渠道获取数据,而在这种情况下,决定爬虫是否可以获取文件的robots.txt文件就成为网络时代的“技术界碑”;(3)API接口,API接口是企业间进行数据合作的有效渠道,此次菜鸟网络与顺丰,以及之前新浪与脉脉发生的争议都是因为API接口的访问权限问题。API接口可以提供的是,是持续的动态数据访问,做类比的话很像是一种“数据租赁”的行为(当然也存在巨大的区别),开放数据的访问权利,但并不将数据完全进行转让。

数据安全,尤其是个人信息的安全是当下最为敏感的问题之一,针对个人信息的犯罪这两年也一直被作为公安部门重点打击的对象。数据安全最重要的是保密性(Confidentiality),完整性(Integrity)与可用性(Availability),这三个特性也被简称为CIA。菜鸟网络与顺丰的数据共享也无法回避这一问题,在传输的过程中,保密性无疑会受到挑战,双方也正式因为保密性的问题选择关闭合作的窗口,当然这里我们没有办法接触到更多的技术细节。

在法律框架下,实现数据的互联互通,才是各方利益最大化的方式,所以国家邮政局才出面协调,要求“强调要讲政治,顾大局,寻求解决问题的最大公约数,切实维护市场秩序和消费者合法权益,决不能因企业间的纠纷产生严重的社会影响和负面效应。” 与任何国家间的纠纷一样,渲染恐惧是凝聚人心的有效途径,而菜鸟网络与顺丰无不在渲染数据不安全的恐惧。战争没有赢家,关闭网络边界更不会有赢家,双方围绕这数据控制与利用争议的会愈演愈烈,我不知道谁会坚持到最后,但消费者一定不是赢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