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规发令枪响——网信办区块链新规落地

2009年1月10日,Hal Finney在Twitter上宣布“运行比特币”(Running Bitcoin),两天后,中本聪向Finney发送了比特币历史上第一笔交易。10年后的2019年1月10日,中国国家网信办发布在发布中国首部国家级区块链管理法规——《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并将于2019年2月15日正式生效。《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的制定,意味着金融以外的区块链应用被监管者纳入视野,区块链管理开始进入“快车道”。相对于2018年10月的征求意见稿,正式生效的文件没有实质性的变化。另外,尽管2019年刚刚开年,《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就已经是“第3号”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令了。

一、管辖范围

区块链信息服务,是指基于区块链技术或者系统,通过互联网站、应用程序等形式,向社会公众提供信息服务。根据《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包括:

  • 向上网用户有偿提供信息(经营性)
  • 网页制作等服务活动(经营性)
  • 向上网用户无偿提供具有公开性、共享性信息的服务活动(非经营性)

而通过区块链提供上述服务,即可能被纳入《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认为是提供区块链信息服务。区块链的本质是分布式记账(记录信息)系统,在理论上所有的区块链系统都在提供信息服务,包括为最高人民法院所认可的区块链存证服务,都被《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纳入管辖范围。

继续阅读“合规发令枪响——网信办区块链新规落地”

咸阳博物馆

咸阳就在西安的隔壁,即使是西安的机场就在咸阳,但我几乎没有正儿八经地去过咸阳,更不要说去咸阳博物馆了。咸阳博物馆在咸阳的文庙里面,并不是十分宽敞,也没有成为游客打卡的热门景点。

咸阳博物馆位于咸阳文庙旧址
骑马俑,中国发现最早的骑马俑,秦遗址出土
继续阅读“咸阳博物馆”

上海观复博物馆

观复博物馆有两座,一座在帝都,一座在魔都。北京的观复博物馆一直未有机会前去参观,而上海的观复博物馆就在我工作地点的隔壁。

市中心的博物馆已经足够奢侈了,更不用说把博物馆开到中国第一,世界第二高楼上。

虽然在隔壁金茂工作,早就想去上海中心内的观复博物馆参观,但一直没有机会。只是熬到了2017年金茂大厦消防演习,才有机会趁着下楼演戏的机会溜到上海中心去参观观复博物馆。

上海中心与金茂大厦
继续阅读“上海观复博物馆”

读不读书2018

每年的最后一天总要总结自己的读书情况(2017201620152014201320122011201020092008), 今年也不想例外。2018年读了差不多40本书,数量上是难回巅峰了,但还是读了一些有意思的书。

法律

苏力教授的《大国宪制:历史中国的制度构成》从年初到年底,总算是趁着新年假期读完了。一直都很喜欢苏力教授的思路,当然这本也不例外。这本书的视角尤其宏大,算是“制度自信”的组成部分?当然,全书最后一句关于注释的吐槽尤其犀利,哈哈……

生命健康

最好的告别 : 关于衰老与死亡,你必须知道的常识》是我读了好几年的一本书,去年就在我的Kindle里面了,但每每在旅途上读起来都很沉重。这本书是关于衰老,关于死亡。你我都总有面对衰老,力不从心,甚至连活法儿、死法儿都不能选择的时刻。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做好这个准备,但家人朋友身体健康,这是我新年最大的心愿了。

小说

因为玩《巫师3:狂烈》的原因,把“猎魔人”系列小说全部买了,还剩两本没看。小说是游戏的前传,或者说游戏是根据小说展开的延申。总之,先有小说,再有游戏。与游戏一样,小说里面也是不断的出现两难抉择,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但真的是轻吗……基本是我近些年读过的最好的奇幻小说了。

马曳的《三万英尺》在电脑上翻完了,也算是值得一读,难得有对律师行业、咨询行业描写毕竟精确的小说。

历史与考古

宗子维城: 从考古材料的角度看公元前1000至前250年的中国社会》,越来越喜欢这样的考古与历史相结合的书。

维多利亚时代的互联网》,讲电报历史的书,有趣程度超过想象,尤其是对比现在互联网的发展。由此开始,信息的力量开始爆炸。

隔靴如何搔痒:问责算法

一、“黑箱”的烦恼

机器学习技术的兴起让人工智能成为近几年来最为火热的技术之一,各行各业都开始陷入人工智能的狂热之中。目前大部分机器学习算法,都是基于人工神经网络(Artificial Neural Network,即ANN)来构建的。人工神经网络是由大量处理单元互联组成的非线性、自适应信息处理系统。它是在现代神经科学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提出的,试图通过模拟大脑神经网络处理、记忆信息的方式进行信息处理

人工智能对法律的挑战同样存在,算法的不透明是其中最为重要的挑战之一,决策依据不透明导致风险不可控,而神经网络的决策过程也被视为“黑箱”。

当王思聪在新浪微博上的抽奖暴露出新浪微博抽奖算法对男性用户的歧视;当华为手机采用人工智能优化了CPU、GPU、NPU等性能的调度,在识别跑分测试应用程序会智能开启“性能模式”来提供最强的性能,当短视频疯狂根据浏览习惯推荐视频;当百度搜索把QQ邮箱的“山寨版”置于搜索结果首位……尽管这些算法未必都与神经网络或是机器学习有关,但算法对法律的挑战已经来到前台。

继续阅读“隔靴如何搔痒:问责算法”